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艺术殿堂 >> 原创文学
我的东南亚地质探索之旅
2016-08-08 (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董业才)

       —记马来西亚开展地质科研勘查的日子

 

近年来, 随着中国有色桂林矿产地质研究院海外资源勘查项目增多,我有幸参与其中,被安排到了东南亚项目组。于是,2013年开启了我赴东南亚开展地质科研勘查工作之旅,而在马来西亚的点滴经历我把它暂定义为人生的探索和冒险。

马来西亚地处十字路口, 即亚洲与大洋洲、太平洋与印度洋交叉位置,属热带季风气候,终年高温多雨,形成繁茂的热带原始森林,并栖息着很多的猛兽珍禽。工作矿区位于马来半岛东海岸的吉兰丹州,北距泰国不到二十公里,离东边港口、月光海滩(Pantai Cahaya Bulan)不足两小时车程。吉兰丹首府哥打巴鲁的高楼大厦并不多见,在城郊及乡村,还是随处可见传统的高脚屋和亚答屋。其实,当地土著人并不多,大多为战乱或经商的外来移民,因此宗教文化较多元,到处可见佛教、印度教、伊斯兰教寺庙以及华人文化的天后宫。也许文化多元的原因吧,除国庆日外,这里的节日气氛并不浓郁,各族裔有各自的节日,如过农历春节大多是华人,火把节、泼水节的大多为缅、泰、柬、越裔。

今年3月中旬我们坐飞机到马来西亚。3月的桂林还春寒料峭,可吉隆坡的气温已达到42℃,一下飞机就像进了桑拿房。在去矿区的路上,老天再给我们来了个“下马威”:突然一场大风刮来,紧接着就是大雨。雨点打在车窗玻璃上噼啪作响,雨刷器根本来不及刷雨水!考虑安全问题,我们准备停车等雨小些再走。刚停车,雨也突然停了。开车门抬头看,竟然未见一点雨星。马来西亚的雨就是这样,来的快,去的也快,无一点过渡。

驱车来到矿区驻地,蓝蓝天空,白白的云,晚上躺着数星星,周围是原始森林,野生动物常来窜门,几乎每天晚上总有几只野猪在驻地厨房边上找吃的。此外,矿区驻地还有两位特殊的“小朋友”:23个月大的果子狸和小猴子,每天和我们一起吃住,看我们打牌、玩游戏,共同营造、享受着“与自然零距离接触”的无限乐趣。在工作过程中,常见野猪在树丛里或在路上走来走去,有的盯着看,有的跑开和我们保持一定距离,然后停下来继续盯着我们,不比国内,这里的野猪个小、胆子也小。我们还会遇见穿山甲,有一次土著人把它从洞里拉出来,它像害羞一样卷成一团,像个大大的逗号。除此之外,还碰见过55斤重的大鳖(买下后放生于马来西亚吉兰丹河了)、重14两的大青蛙(小溪边的洞里发现的)、差不多30斤重的大山龟(在小沟边休息时看到了,玩了两天放生了)和只有一截小指大小的老鼠,大约23厘米长(我们叫它“米老鼠”,萌萌的,好可爱)。以上这些在国内是很少见或见不着的,可见矿区的环境之优,系名副其实的“长寿之乡”。

说到吃,基本上是自己动手,当地土人喜欢吃的手抓饭,我们也喜欢,只是吃的时候多了双筷子或勺子;说到居住条件,住的是集装箱,只是在其中一面开了几扇窗户,比起缅甸、柬埔寨的搭棚算是好的了,但白天不敢在里边呆——里面俨然一个桑拿间。然后到晚上就是一人一席打地铺,会有点冷,需要盖薄被,否则半夜会被冻醒。

矿区的雨来的快,去的也快,给工作带来不少麻烦。进矿区的路大多是土路,大雨过后,开车容易打滑,不能开进工作地段。所以停车点离工作区仍有很长一截路,这段路只能靠步行。在野外步行,步行鞋上会附带粘性十足的泥土,既重又滑,边工作边下山时极易摔倒。有的低洼处会积水,可淹到脚脖子,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的。最危险的是,有时会发生山体滑坡。

后来,我总结了一下,在矿区工作主要面临三个方面的困难:工作强度大、易染疾病和人身安全威胁。

首先,工作强度大。大家每天早出晚归,早晨7点多出发,午饭就吃点面包、饼干或手抓饭,工作太忙时,午饭也省了,下午56回到驻地后上还要整理资料、计划第二天的工作。一般三、五天,晚上都会开展工作互动,积极发表个人的见解和主张,探讨如何解决工作中的疑难问题,如何解决好关键问题。

    如此的工作强度在土著人眼里是不可思议的,也感动了他们,记得有一次,在工作休息的间隙,谈到对工作的激情,他们也竖起了大拇指,说看到了中国人的执著勤劳、任劳任怨、顽强向上的拼搏精神。

    其次,易染疾病。矿区常见的蚊虫主要有那么几种。一是草蝎子,长得像蝎子,有毒,但尾巴是直的且不带钩,同事被它咬后红肿、发烧病倒了;二是蚊子,主要有三种,大蚊子貌似可怕,但山上少见,威胁不大,一种是我们常见的花蚊子,被咬后很痒、起包,还有一种是山上常见的是一种叫蠓的小蚊子,会追人,被咬以后会红肿、发痒甚至会溃烂、发烧,基本上我们在野外都挨咬过;三是蚂蝗,几乎没有人可以幸免,被咬后流血不止,在原始森林里很常见,有时一天下来就被咬三、五口很正常,已经麻木了;四是东南亚特有的“火蚂蚁”,巢穴是以枯叶为材料挂在树上的,并以叶子为食物,被它们咬一口会像被火灼烧一样的痛,而且往往是一次几十只扑过来,如果处理不及时第二天就倒下了。至于蜂、毛毛虫等都很常见。地质人也非铁打的,在东南亚这个高温潮湿的环境下,遇到工作环境较艰苦的地段,连续坚持工作了四、五天后,会出现体力透支,疲倦难耐身体机能直线下降的情况,再加上蚊虫叮咬,疾病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来临了。我们基本上都染过疟疾、中署或登革热。在野外没有医疗设施的情况下,体温急剧上升,身体时而冷得直打哆嗦、时而热得满身大汗,面色惨白……此时,内心只有想家的念头。熬过最严重的阶段,待病情稍有好转,在驻地稍作休息,又得返回岗位继续工作……

然后,就是人身安全的问题。安全问题是我们一直强调并且每天都必须面对的。比如,东南亚常见的五步蛇、银环蛇、竹叶青等毒蛇,我跟它们好几次都擦肩而过;我们的部分工作区域正是大型猛兽,如老虎、豹子、熊、山猫等的活动区域,常见它们的脚印及它们留下的爪痕,印迹发黑说明它们路过的时间较长,新鲜则表明它们刚路过,非常侥幸的是,我虽然见过很多次它们的印迹,却没有正面与它们相遇过。但每次见到印迹,我都会头皮发麻、汗毛倒竖。另外,还有一些大型动物如犀牛、“四不像”——野象、野猪、水蜥蜴等,这些动物一般不主动攻击人,见到有人会主动绕开。然而,如果是在交配或打架的时候打扰它们了,它们就会主动攻击人,因此,每次遇到,我们都会主动绕开。

在野外工作必须接受远离父母、妻儿的烦恼,聊以慰藉的是可以在信号不太好的情况下和家人聊聊天,尽力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牵挂。但不能陪在家人身边,内心有说不出的抱憾。

我们每周会有一天休息的时间,为了在热闹欢笑间排遣异国他乡的孤寂之感,我们大多会利用半天时间和土著人开展互动,联络感情,也会向他们学习野外生存之道。比如,让土著人教我们用铁线做野猪套子,放在野猪常出没的地方,第二天上山也许就能发现被套的野猪了。

当然,即使在平时紧张的工作之余,我们也会通过自娱自乐的方式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。比如工作休息的空隙,我带的“大胖子”(土著人)性格较乐观、开朗,会在我面前手拿工具当麦克风高歌,像在开演唱会!有时,一天的工作结束后,还会与土著人去河里摸砂金,搞副业创收。

虽然以上片段只是我在马来西亚矿区工作经历的点滴记忆,但如果没有在野外长期工作过,永远不能体会背井离乡之痛;如果没有在野外生活过,永远不能磨练如此坚强的意志。

海外的工作生活经历让我的人生更加丰富多彩,东南亚的地质勘查工作之旅使我深深的体会到“唯有心静如水,方能气贯长虹”。

如今,我们依然鏖战在东南亚,相信预期的不久将来,在我们不断的介入东南亚矿业市场的努力下,一批优质矿权和资源勘查基地将在我们手中诞生。

最后,我也想抒发一下从事了十年野外地质勘查工作的感受和心境:

几经霜雨又经风,大好河山处处同。

踏遍青山人未老,浮云卷舒任从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矿地院支社  董业才

 


 
主办单位:九三学社桂林市委员会
地址:桂林市临桂新区西城中路69号创业大厦西辅楼8楼 邮编:541100 联系电话:5625131
技术支持 & 网页制作:桂林市信息中心
桂ICP备06014025号

桂林网警 网上报警岗亭